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诚实要守信丶博客

真心的交朋友,永做你的好朋友丶

 
 
 

日志

 
 
关于我

人很朴实为人厚道直爽,老老实实做亊,实实在在做人,做好人有点难丶但是决不能做一丁点坏亊丶对的起自己也对的起良心。

网易考拉推荐

傅青主“润河汤”可治背骨痛  

2017-07-04 09:1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青主治背骨痛方载于《傅青主男科·腰腿肩臂手足疼痛门》“背骨痛”一节中,谓“此症乃肾水衰耗,不能上润于脑,则河车之路干涩而难行,故作痛也。方用黄芪一两,熟地一两,山萸四钱,白术五钱,防风五钱,五味子一钱,茯苓三钱,附子一分,麦冬二钱。水煎服。”笔者临证每遇患背痛久治不愈,辨证属肾水不足,风寒湿邪痹阻经脉,气血运行不畅者,用本方加减治疗,获效者良多。
颈椎病常某某,男,65岁。颈背部酸重、疼痛3年余。稍有劳作则困痛加重,阴雨天必甚,经医院检查被诊为颈椎病。曾有遗精、早泄史。体质清瘦,易出汗,咽干口燥。舌红苔少,脉细弦,左尺弱、右尺浮。辨为肾水不足,不能上润颈背经脉,复为风寒湿邪痹阻所致。治当补肾水以扶正,通经脉以祛邪。遂书傅青主治背骨痛方加减:黄芪、熟地各30g,葛根、防风、白术各15g,山萸肉12g,茯苓10g,麦冬6g,五味子3g,附子0.3g,3剂。
二诊:颈背部酸痛显著缓减。效不更方,继服3剂。
三诊:病去七八,但颈椎病临床症状易反复,嘱其今后注意锻炼,活动颈背部,并将原方加量10倍,制成蜜丸,每丸9g,每服1丸,每日2次。
后随访2年,颈背痛未作。
背肌劳损刘某某,女,53岁。背部沉重、疼痛1年余。从事缝纫业工作,常感背部沉重、疼痛,休息后亦难以缓减,劳累及受风着凉后加重,经医院检查被诊为背肌劳损。患者生育较多,加之长期伏案劳作,肾水渐亏,不能上承,背部肌肉失于濡养,正虚邪乘,风寒湿邪痹阻经脉。触按其背部,颈、胸椎两侧有明显触痛,舌质嫩淡红苔薄白,脉弱。拟治以补肾水而润督脉,通经脉而祛风寒湿邪。予傅氏治背骨痛方加减:黄芪、熟地各30g,山萸肉12g,白术、防风、狗脊各15g,羌活、茯苓各10g,麦冬6g,附子0.3g,3剂。
二诊:药后背痛明显减轻,但仍不耐劳作,食欲不振,舌苔薄白中腻。上方加砂仁5g。7剂,每日1剂,水煎服。
三诊:自觉症状显著缓减,食欲亦好转,精力倍增。嘱其勿过劳,适当锻炼,以上方随症加减继服1月而停药。
随访1年,病未再作。
强直性脊柱炎张某,男,39岁。3年前腰骶部僵痛,逐渐向上发展。近1年来,以颈背部僵痛为甚。曾经多家医院诊治,诊为强直性脊柱炎。长期服用西药,症状有所缓减,但背部仍感僵痛,俯仰不便。触按背部腧穴疼痛明显。常感腰酸背困,多汗乏力,不耐劳作,居处潮湿。舌体瘦、舌质偏黯、苔薄白,脉弦尺细缓。辨证属肾水亏乏,督脉失养,寒湿痹阻。治当滋补肾水,充养督脉,散寒除湿。方用傅氏治背骨痛方加减:黄芪、熟地各30g,山萸肉12g,当归、白术、鸡血藤、海风藤、络石藤、钩藤、防风各15g,鹿角胶、茯苓、汉防己、威灵仙各10g,麦冬6g,苡仁50g,五味子3g,附子0.3g。7剂。
二诊:背部僵痛减轻。继予原方,嘱连服2个月。
三诊:自觉俯仰、头痛转动较前灵活,僵痛明显减轻。遂改煎剂为丸剂,上方10倍量,依法制为蜜丸,长期服用。服完1料后改为间断服用。近10余年来,坚持服用丸剂,间断停用,病情趋于平稳,可坚持工作。
傅氏治背骨痛方亦载于《石室秘录》之“长治法”中,名为“润河汤”,谓“此方补气则有黄芪、白术,补水则有熟地、山萸,去湿则有茯苓,去风则有防风,引经则有附子,而又麦冬以生肾水之母,自然金旺水生,水足则河车之路不干,不干则润金滋肾可知,又何痛之作楚。既不痛矣,又何背之不直哉。然此方不能奏近功于旦夕,必须多服、久服乃效,所以入之于长治之门也。”证之临床,确有其效。
傅青主在《药性大纲》中曾说:“处一得意之方,亦须一味味千锤百炼。”治背骨痛方药简效宏,分析此方组成,一是主次药用量悬殊,轻重分明。方中重用黄芪、熟地均为一两,为主药。《本草秘录》谓黄芪“味甘,气微温,气薄而味厚,可升可降,阳中之阳也,无毒”,“能升举”,“升气于至阴”,欲补肾水以上润“河车之路”,舍黄芪则难以奏功。熟地“味甘,性温,沉也,阴中之阳也,无毒,入肝肾二经”,为“补阴之药,必多用以取效”,与黄芪配伍,相须为用,上润背脊。以白术辅黄芪益气,山萸辅熟地补肾。佐以防风祛风邪,茯苓祛湿邪;麦冬补肺金以生肾水,乃虚则补其母也;五味子味酸,性温,阴中微阳,有滋补肺金,添益肾水之功,既可助熟地之力,又可益麦冬之功,但用量宜少不宜多,故只用一钱。
附子“味辛,气温,大热,浮也,阳中之阳,有大毒”,“无经不达”,只用一分之轻量,盖欲“得其气而不必得其味,入于经而不必存于脏”,可引诸药达于河车之路、背脊之上而奏功,是为使药之用。一方之中,主药用至一两,而使药仅用一分,轻重悬殊,判然有别。二是配伍严谨,构思细致周密。方中以黄芪配熟地,熟地味重而沉,黄芪气薄而升,相互为用,补肾水而易于上达。黄芪配白术、防风,即玉屏风散,可益气固表而祛风邪,散中寓补,补而能疏。麦冬、五味子、熟地、山萸、茯苓相伍为麦味地黄汤中主要药物,功著于滋补肾水,有金水相生之妙。黄芪与附子配伍,名芪附汤,有补气助阳固表之功。此方药仅九味而内合三方,曲尽阴阳互济,升降相因,动静结合,相辅相成之妙,疗效显著,可视为傅青主的“得意之方”。
        文章来源:中国中医药报作者:任光荣山西中医杂志社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