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诚实要守信丶博客

真心的交朋友,永做你的好朋友丶

 
 
 

日志

 
 
关于我

人很朴实为人厚道直爽,老老实实做亊,实实在在做人,做好人有点难丶但是决不能做一丁点坏亊丶对的起自己也对的起良心。

网易考拉推荐

中医火神派三字经  

2017-06-02 10: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海红仙《中医火神派三字经》
郑钦安阳虚辨证学《中医火神派三字经》   

 

1.阳虚辨证纲领

         在辨识阳虚证时郑钦安说:阳虚病,其人必面色唇口青白无神,目瞑倦卧,声低息短,少气懒言,身重畏寒,口吐清水,饮食无味,舌青滑,或黑润青白色,淡黄润滑色,满口津液,不思水饮,即饮亦喜热汤,二便自利,脉浮空,细微无力,自汗肢冷,爪甲青,腹痛囊缩,种种病形,皆是阳虚的真面目,用药即当扶阳抑阴(扶阳二字,包括上中下,如桂枝、参、芪,扶上之阳;姜、蔻、西砂,扶中之阳;天雄、附子、硫黄,扶下之阳)。

         然又有近似实火处,又当指陈。阳虚症,有面赤如硃而似实火者(元阳外越也,定有以上病情可凭),有脉极大劲如石者(元阳暴脱也,定有以上病情可凭),有身大热者(此条有三:一者元阳外越,身必不痛不渴,无外感可凭;一者产妇血骤虚,阳无所附;一者吐血伤阴,元气无依,吐则气机发外,元气亦因而发外也),有满口齿缝流血者(阳气虚不能统血,血盛故外越也),有气喘促、咳嗽痰涌者(肺为清虚之脏,着不得一毫阴气,今心肺之阳不足,故不能制僭上之阴气也。阴气指肾水肾火,此条言内伤),有大、小便不利者(阳不足以化阴也,定有以上病情可凭)。(《医理真传·卷一》)

       在分析阳虚之原由时,郑钦安认为:凡阳虚之人,阴气自然必盛(阴气二字,指水旺,水即血也。血盛则气衰,此阳虚之所由来也)。外虽现一切火症(此火名虚火,与实火有别。实火本客气入阳经,抑郁所致。虚火即阴气上僭,阴指水,气即水中先天之阳,故曰虚火。水气以下流为顺,上行为逆,实由君火太弱,不能镇纳,以致上僭而为病),近似实火,俱当以此法辨之,万无一失。(《医理真传·卷一》)

        阳虚之辨识真假,书本上说说容易,临床上操作起来是很难的。所以郑钦安在《医理真传》书序首即说:“医学一途,不难于用药,而难于识症,亦不难于识症,而难于识阴阳”。又说:“陈修园医书一十三种,酌古准今,论深注浅,颇得仲景之微,亦且明透。其中分阴分阳之实据,用药活泼之机关,间有略而未详者”。因此他才写出这《医理真传》、《医法圆通》两部著作。于“阳虚阴虚病情实据,用方用法活泼圆通之妙,详言数十条,以明仲景立法垂方之苦心,亦足以补修园先生之未逮”。所以郑钦安辨认一切阴虚阳虚症法,是积累前人之成果,更参以自己临床数十年之经验所形成,颇为全面切当,而便于应用。而后世,特别是当代阳虚辨证的方法虽多,但都不越郑钦安之最基本之阳虚辨识的内涵。

2.阳虚证特殊情况之辨识

        临床上当出现阴盛阳衰及阳脱病情之时,此时生死攸关之反掌之间,郑钦安认为辨识其阳虚证更胸有成竹,心有定见。

(1)头痛如劈

        素秉阳虚之人,身无他苦,忽然头痛如劈,多见唇青、爪甲青黑,或气上喘,或脉浮空,或劲如石。此阳竭于上,急宜回阳收纳,十中可救四五。

(2)目痛如裂

        察非外感,非邪火上攻,或脉象与上条同,病情有一二同者,急宜回阳,若滋阴解散则死。

(3)耳痒欲死

        审无口苦咽干、寒热往来,即非肝胆为病。此是肾气上腾,欲从耳脱也,必有阴象足征,急宜回收纳。

(4)印堂如镜

        久病虚极之人,忽然印堂光明如镜,此是阳竭于上,旦夕死亡之征。若不忍而救之,急宜大剂回阳收纳,光敛而饮食渐加,过七日而精神更健者,即有生机,否则未敢遽许。

(5)唇赤如朱

        久病虚极之人,无邪火可征,忽见唇赤如朱,此真阳从唇而脱,旦夕死亡之征,急服回阳,十中可救二三。

(6)两颧发赤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两颧发赤,此真元竭于上也,急宜回阳收纳,误治则死。

(7)鼻涕如注

      久病虚极之人,忽然鼻涕如注,此元气将脱,旦夕死亡之征,急宜回阳收纳,或救一二。

(8)口张气出

      久病虚极之人,忽见口张气出,此元气将绝,旦夕死亡之征,法在不治。若欲救之,急宜回阳收纳,以尽人事。

(9)眼胞下陷

       久病之人,忽见眼胞下陷,此五脏元气竭于下也,旦夕即死,法在不治。若欲救之,急宜大剂回阳,十中或可救一二。

(10)白眼轮青

     久病虚损之人,忽见白晴青而人无神,此真阳衰极,死亡之征。急宜回阳,十中可救五六。

(11)目肿如桃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见目肿如桃,满身纯阴,并无一点邪火、风热可验,此是元气从目脱出,急宜回阳收纳,可保无虞。

(12)目常直视

        久病虚极之人,忽见目常直视,此真气将绝,不能运动,法在死例。若欲救之,急宜回阳,或可十中救一二。

(13)目光如华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目前常见五彩光华,此五脏精气外越,阳气不藏,亦在死例。急宜回阳收纳,十中可救五六。

(14)面色光彩

       久病虚损之人,忽见面色鲜艳,如无病之人,此是真阳已竭于上,旦夕死亡之容。若欲救之,急宜回阳,光敛而神稍健,过七日不变者,方有生机,否则不救。

(15)面如枯骨

       久病虚极之人,忽见面如枯骨,此真元已绝,精气全无,旦夕死亡之征,可预为办理后事。急服回阳,十中或可救得一二。

(16)面赤如朱、面赤如瘀、面色如纸、面黑如煤、面青如枯草

      久病虚损之人,并无邪火足征,忽见面赤如朱者,此真阳已竭于上也,法在不治,惟回阳一法,或可十中救一二。更有如瘀、如纸、如煤、如枯草之类,皆在死例,不可勉强施治。

(17)齿牙血出

      素秉阳虚之人,并无邪火足征,阴象全具,忽见满口齿牙血出,此是肾中之阳虚,不能统摄血液,阴血外溢,只有扶阳收纳一法最妥。若以滋阴之六味地黄汤治之,是速其危也。

(18)牙肿如茄

      凡牙肿之人,察其非胃火、风热,各部有阴象足征,此是元气浮于上而不潜藏,急宜回阳收纳封固为要。若以养阴清火治之,是速其亡也。

(19)耳肿不痛

      凡耳肿之人,其皮色必定如常,即或微红,多含青色,各部定有阴象足征,急宜大剂回阳,切勿谓肝胆风热,照常法外感治之,是速其死也。

(20)喉痛饮滚

      凡喉痛饮滚之人,必非风热上攻,定见脉息、声音一切无神,阴象毕露,急宜回阳之药冷服以救之,其效甚速,此是阳浮于上,不安其宅,今得同气之物以引之,必返其舍。若照风热法治之,是速其危矣。

(21)咳嗽不已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或过服清凉发散之人,忽然咳嗽异常,无时休息,阴象全具,此是阴邪上干清道,元阳有从肺脱之势,急宜回阳祛阴,阳旺阴消,咳嗽自止。切不可仍照与通套治咳嗽之上方治之,若畏而不回阳,是自寻其死也。

(22)气喘唇青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见气喘、唇青,乃是元气上浮,脱绝之征,法在难治。急宜回阳降逆收纳,俟气喘不作,唇色转红,方有生机。苟信任不专,听之而已。

(23)心痛欲死

      凡忽然心痛欲死之人,或面赤,或唇青,察定阴阳,不或苟且。如心痛,面赤,饮冷,稍安一刻者,此是邪热犯于心也,急宜清火;若面赤而饮滚,兼见唇舌青光,此是寒邪犯于心也,急宜扶阳。

(24)腹痛欲绝

      凡腹痛欲死之人,细察各部情形,如唇舌青黑,此是阴寒凝滞,阳不运行也,急宜回阳;如舌黄气粗,二便不利,周身冰冷,此是热邪内攻,闭其清道,急宜宣散通滞,如今之万应灵通丸,又名兑金丸,又名灵宝如意丸,又名川督普济丸,又名玉枢万灵丹,一半吹鼻,一半服,立刻见效,不可不知也。

(25)肠鸣泻泄

      凡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有肠鸣如雷,泄泻不止者,此乃命门火衰,脏寒之极,急宜大剂回阳,若以利水之药治之,必不见效。余曾经验多人。

(26)大便下血

      凡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然大便下血不止,此是下焦无火,不能统摄,有下脱之势,急宜大剂回阳,如附子理中、回阳饮之类。

(27)小便下血

     此条与上“大便下血”同,余曾经验多人,皆是重在回阳,其妙莫测,由其无邪热足征也。

(28)精滴不已

     大凡好色与素秉不足之人,精常自出,此是元阳大耗,封锁不密,急宜大剂回阳,交通水火为主。余尝以白通汤治此病,百发百中。

(29)午后面赤

     凡午后面赤,或发烧,举世皆谓阴虚,不知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阳气日衰,不能镇纳其阴,阴邪日盛,上浮于外;况午后正阴盛时,阳气欲下潜藏于阴中,而阴盛不纳,逼阳于外,元气升多降少,故或现面赤,或现夜烧。此皆阴盛之候,若按阴虚治之,其病必剧。余常以回阳收纳,交通上下之法治之,百发百中。

(30)身痒欲死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身忽痒极,或通身发红点,形似风疹,其实非风疹。风疹之为病,必不痒极欲死,多见发热、身疼、恶寒、恶风;或久病、素不足之人,其来者骤,多不发热,身疼,即或大热,而小便必清,口渴饮滚,各部必有阴象足征,脉亦有浮空、劲急如绳可据。此病急宜大剂回阳收纳为要。若作风疹治之,速其亡也。

(31)大汗如雨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然大汗如雨,此亡阳之候也。然亦有非亡阳者,夫大汗如雨,骤然而出,片刻即汗止者,此非亡阳,乃阴邪从窍而出,则为解病之兆。若其人气息奄奄,旋出而身冷者,真亡阳也,法则不治。若欲救之,亦只回阳一法。然阳明热极,热蒸于外,亦有大汗如雨一条,须有阳症病情足征。此则阴象全具,一一可考。

(32)大汗呃逆

      久病素秉不足之人,与过服克伐清凉之人,忽然大汗呃逆,此阳亡于外,脾肾之气绝于内,旦夕死亡之征也,急宜回阳降逆。服药后,如汗止,呃逆不作,即有生机。若仍用时派止汗之麻黄根、浮小麦,止呃之丁香、柿蒂,未有不立见其死者也。

(33)身热无神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或偶劳心,忽见身大热而不疼,并无所苦,只是人困无神,不渴不食,此是元气发外,宜回阳收纳,一剂可愈。若以为发热,即照外感之法治之,是速其危也,世多不识。

(34)吐血身热

      凡吐血之人,多属气衰,不能摄血。吐则气机向外,元气亦与之向外,故身热,急宜回阳收纳为主。切不可见吐血而即谓之火,以凉剂施之。

(35)大吐身热

      《经》云:“吐则亡阳。”吐属太阴,大吐之人,多缘中宫或寒,或热,或食阻滞。若既吐已,而见周身大热,并无三阳表证足征,此属脾胃之元气发外,急宜收纳中宫元气为主。切不可仍照藿香正气散之法治之。余于此证,每以甘草干姜汤加砂仁,十治十效。

(36)大泄身热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然大泄,渐而身大热者,此属阳脱之候。大热者,阳竭于上;大泄者,阴脱于下。急宜温中收纳为主。切不可一见身热,便云外感;一见大泄,便云饮食。若用解表、消导、利水,其祸立至,不可不知。

(37)午后身热

      《经》云:“阴虚生内热。”是指邪气旺而血衰,并非专指午后、夜间发热为阴虚也。今人全不在阴阳至理处探取盈缩消息,一见午后、夜间发热,便云阴虚,便云滋水。推其意,以为午后属阴,即为阴虚,就不知午后、夜间正阴盛之时,并非阴虚之候;即有发热,多属阴盛隔阳于外,阳气不得潜藏,阳浮于外,故见身热。何也?人身真气,从子时一阳发动,历丑、寅、卯、辰、巳,阳气旺极;至午、未、申、酉、戌、亥,阳衰而下潜藏。今为阴隔拒,不得下降,故多发热。此乃阴阳盛衰,元气出入消息,不可不知也。余于此证,无论夜间、午后烧热,或面赤,或唇赤,脉空,饮滚,无神,即以白通汤治之,屡治屡效。

(38)皮毛出血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见皮毛出血,此乃卫外之阳气不足,急宜回阳收纳,不可迟延。

(39)阴囊缩入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然囊缩、腹痛,此厥阴阴寒太甚,阳气虚极也,急宜回阳。或用艾火烧丹田或脐中,或以胡椒末裹塞脐中,用有力人口气吹入腹中,痛止即止,亦是救急妙法。

(40)两脚大烧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或夜卧,或午后两脚大烧,欲踏石上,人困无神,此元气发腾,有亡阳之势,急宜回阳收纳为主,切不可妄云阴虚,而用滋阴之药。

(41)两手肿热

      凡素秉不足之人,忽然两手肿大如盂,微痛微红,夜间、午后便烧热难忍,此阴盛逼阳,从手脱也,急宜回阳收纳为主。

(42)两乳忽肿

      凡素秉不足之人,忽然两乳肿大,皮色如常,此是元气从两乳脱出,切勿当作疮治,当以回阳收纳为主。

(43)疮口不敛

      凡疮口久而不敛,多属元气大伤,不能化毒生肌,只宜大剂回阳,阳回气旺,其毒自消,其口自敛。切忌养阴清凉,见疮治疮。

(44)痘疮平塌

      凡痘疮平塌,总原无火,只宜大剂回阳,切不可兼用滋阴。

(45)脱肛不收

      凡素秉不足之人,或因大泄,或因过痢,以致肛脱不收,此是下元无火,不能收束,法宜回阳,收纳肾气。或灸百会穴,亦是良法。

(46)小便不止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见小便日数十次,每来清长而多,此是下元无火也,急宜回阳,收纳肾气,切不可妄行利水。

(47)腹痛即泄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多有小腹一痛,立即泄泻,或溏粪,日十余次,此属下焦火衰,阴寒气滞,急宜回阳。切不可专以理气分利为事。

(48)身疼无热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见身疼,而却不发热者,是里有寒也,法宜温里。但服温里之药,多有见大热、身疼甚者,此是阴邪溃散,即愈之征,切不可妄用清凉以止之。

(49)身热无疼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与服克伐宣散太过之人,忽见身热,而却无痛苦,并见各部阴象足征。此是阳越于外也,急宜回阳收纳,不可妄用滋阴、升散。

(50)身冷内热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身外冷而觉内热难当,欲得清凉方快,清凉入口,却又不受,舌青滑而人无神,二便自利,此是阴气发潮,切不可妄用滋阴清凉之品,急宜大剂回阳,阳回则阴潮自灭。若果系时疫外冷内热之候,其人必烦躁,口渴饮冷,二便不利,人必有神,又当攻下,回阳则危。

(52)身热内冷

      久病之人,忽见身大热而内冷亦甚,叠褥数重,此是阳越于外,寒隔于内,急宜回阳,阳气复藏,外自不热,内自不冷。切不可认作表邪,若与之解表,则元气立亡。此等证多无外感足征,即或有太阳表证,仍宜大剂回阳药中加桂、麻几分,即可无虞。

(52)身重畏冷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忽见身重、畏冷者,此是阴盛而阳微也,急宜回阳。

(53)身强不用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与过服克伐宣散之人,忽然身强不用,此是真阳衰微,阳气不充,君令不行,阴气旺甚,阻滞经脉,宜大剂回阳,阳旺阴消,正气复充,君令复行,其病自已。世人不识,多以中风目之,其用多以祛风,每每酿成坏证,不可不知也。

(54)脚轻头重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人忽见脚轻头重,此是阴乘于上,阳衰于内也,急宜回阳,收纳真气,阳旺阴消,头重不作,便是生机。

(55)脚麻身软

      久病与素秉不足之人,多有脚麻、身软者,此是阳气虚甚,不能充周,急宜甘温扶阳,阳气充足,其病自已。

(56)气喘脉劲

      久病之人,忽见气喘脉劲,此阳竭于上,旦夕死亡之候,急宜回阳,十中可救一二。但非至亲,切切不可主方,即主方亦必须批明,以免生怨。切不可见脉劲而云火大,便去滋阴降火。

(57)吐血脉大

      凡吐血之人,忽见脉来洪大,此阳竭于上,危亡之候也。今人动云:“吐血属火,脉大属火,”皆是认不明阴阳之过也。

(58)虚劳脉动

        凡虚损已极之人,脉象只宜沉细,若见洪大细数,或弦,或紧,或劲,或如击石,或如粗绳,或如雀啄、釜沸,皆死亡之候,切切不可出方。果系至亲至友,情迫不已,只宜大甘大温以扶之,苟能脉气和平,即有生机。切切不可妄用滋阴,要知虚损之人多属气虚,所现证形有近似阴虚,其实非阴虚也。余尝见虚损之人,每每少气懒言,身重嗜卧,潮热而口不渴,饮食减少,起居、动静一切无神,明明阳虚,并未见一分火旺阴虚的面目。近阅市习,一见此等病情,每称为阴虚,所用药品多半甘寒养阴,并未见几个胆大用辛温者,故一成虚劳,十个九死。非死于病,实死于药;非死于药,实死于医。皆由医家不明阴阳至理,病家深畏辛温,故罕有几个得生,真大憾也。

        以上数十条,揭出元气离根,阳虚将脱危候,情状虽异,病源则一。学者苟能细心体会,胸中即有定据,一见便知,用药自不错乱,虽不能十救十全,亦不致误人性命。但病有万端,亦非数十条可尽,学者即在这点元气上探求盈虚、出入、消息,虽千万病情,亦不能出其范围。余更一言奉告,夫人身三百六十骨节,节节皆有神,节切皆有鬼;神者,阳之灵,气之主也;鬼者,阴之灵,血之主也。无论何节出现鬼象,即以神治之。无论何节现出邪神为殃,又可以鬼伏之。学者不必他处猜想,即于鬼神一语,领会通身阴阳,用药从阴、从阳法度,认得邪正关键,识得诸家错误,便可超人上乘,臻于神化。(《医法圆通·卷三》)

3.外感与内伤辨析

        辨析外感与内伤,是诊病疗疾疾两大准绳,世人之多迷惑不解,这才有李东垣《内外伤辨惑论》之名著问世。而郑钦安先生则以阴阳两纲为辨证之准绳,但准确无误辨析清楚外感与内伤之病情,对于临证也是非常需要的。

(1)外感辨

        郑钦安认为:夫病而曰外感者,病邪由外而入内也。外者何?风、寒、暑、湿、燥、火六淫之气也。人若调养失宜,阴阳偶乖,六邪即得而干之。六气首重伤寒,因寒居正冬子令,冬至一阳生,一年之气机,俱从子时始起,故仲景先师,首重伤寒,提出六经大纲,病气挨次传递,始太阳而终厥阴,论伤寒,而暑、湿、燥、火、风俱括于内;论六日传经,而一年之节令已寓于中。真是仙眼仙心,窥透乾坤之秘;立方立法,实为万世之师。学者欲入精微,即在伤寒六经提纲病情方法上探求,不必他书上追索。(《医理真传·卷一》)

        一部《伤寒论》,成为后世治疗外感病之准绳,而六经之提纲,则是提纲挈领地让我们准确无误把握外感病,其六种情况不同变化方向。因此,郑钦安再次强调为我们临床提醒。他说道:六经各有提纲病情,昭然如日月之经天,丝毫莫混。学者只要刻刻将提纲病情,熟记胸中,再玩后之六经定法贯解,细心领会,便得步步规矩,头头是道之妙,方可以为世之良医也。(《医理真传·卷一》)
    (2)内伤辨

        内伤一病,世医皆认为其病因病机复杂,临证之时多难以抓住重心,故而遇到模棱两可之情况,便不能了然于胸中。而郑钦安则依据阴阳辨证之法则,则一举而道破了天机。郑钦安说道:

而余则统以一心括之。夫心者,神之主也。凡视听言动及五劳等情,莫不由心感召。人若心体泰然,喜怒不能役其神,忧思不能夺其柄,心阳不亏,何内伤之有乎?凡属内伤者,皆心气先夺,神无所主,不能镇定百官,诸症于是蜂起矣。此等症,往往发热咳嗽,少气懒言,身重喜卧,不思饮食,心中若有不胜其愁苦之境者,是皆心君之阳气弱,阳气弱一分,阴自盛一分,此一定之至理也。阳气过衰(即不能制阴),阴气过盛(势必上干),而阴中一线之元阳,势必随阴气而上行(《医理真传·卷一》),故而百病之始生。正如《内经》所言:“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由此可知,内伤之病,莫不由正气亏虚而生,况且“心者,五脏六之腑之大主也”(《内经》),故此,郑钦安认为内伤一病,心气虚在先也。但心中之阳气皆根源于肾中之阳,故而抓住心肾之阳气,则内伤病的关键就在握也。

4.阳虚之望诊

(1)望诊之纲领

望色无他术,专在神气求。

实症多红艳,虚症白青浮。

部位须分定,生克仔细筹。

吉凶都可料,阳浮记心头。(《医理真传·卷一》)

        《难经》云:“望而知之谓之神”。而望诊之要务务必在神气有无上求之,郑钦安之望诊之要决,可谓是要言不繁,阳虚辨识之准绳也。

(2)望舌苔

①舌上白苔

        病人虽舌现白苔,并未见头疼、身痛、发热、恶寒、恶热等情,切不可认为表证,认为瘟证,当于脉息声音,起居动静,有神无神处探求病情,自有着落,切切不可孟浪,如果有表证足征,始可照解表法施治。(《医法圆通·卷三》)

②舌上黄苔

        病人虽舌现黄苔,无论干黄色、润黄色、老黄色、黑黄色,并未见口渴饮冷,烦躁,恶热,便闭等情,切不可便谓火旺热极,当于阳虚真气不上升处理会,病情上理会,治法即在其中。如果见便闭,口臭、气粗,身轻恶热,心烦饮冷,精神有余等情,便当攻下,不可迟延。(《医法圆通·卷三》)

③舌上黑苔

        病人虽舌现黑苔,无论干黑色、青黑色、润黑色、虽现阴象,切不可即作阴证施治。如其人烦躁、口渴、饮冷,恶热身轻,气粗口臭,二便闭结,即当攻下,不可迟延。如其人安静懒言,困倦,不渴不食,二便自利,即当回阳,不可迟延。(《医法圆通·卷三》)

        舌之分辨,临证甚为复杂,学者也往往难以辨清。郑钦安则谓:统以阴阳两字尽之矣。是阴证,则有阴象足征;是阳证,则有阳证可凭。识得此旨,则不专以舌论矣。学者务于平日,先将阴阳病情,真真假假,熟悉胸中,自然一见便知,亦是认证要着。(《医法圆通·卷三》)真可谓是要言不繁,迷航中之灯塔。

5.阳虚之闻诊

细听呼与吸,痰喘有无声。

呃逆分新久,微厉判盈缩。

抑郁多长气,腹痛定呻吟。

谵语虚实异,留神仔细评。(《医理真传·卷一》)

        “闻而知之谓之圣”(《难经》),圣则,圣人也,先知先觉之真人也,我们当望之相背也。《难经》又谓:“呼出心肺主之,吸入肝肾主之,呼吸之中,脾胃主之”。故闻呼吸声息,可为察知五脏之助,自当细心听取。至于痰喘之有声无声,呃逆之新久轻重,声音之大小,气息之长短,以及呻吟谵语等,均属闻诊中的主要项目,故须仔细留神。

6.阳虚之问诊

探病须细问,疼痛何由生。

寒热分新久,痞满判重轻。

喜饮冷和热,二便黄与清。

妇女胎产异,经信最为凭。(《医理真传·卷一》)

        问诊,郑钦安称之为问症,现代的说法似乎没有郑钦安讲的更贴切实际,问诊其实就是问症状,问病人的自我感觉与症状难受的程度情况。故此,《难经》称问诊为“问而知之谓之工”,工当什么讲呢?工字的原意是木匠画弓用的曲尺,故而工的本义是工具,或称之为从事某种职业的人。即然我们是从事医学这门职业的人,那问诊的工作当然应该做的更为细致。现代的十问歌,其内容更为丰富而贴近实际。但我们不能忘记,郑钦安之问症,主要是针对阴阳两大法则而设,故而临床辨识阳虚证当然更为实用。

7.阳虚之切诊

(1)切脉之纲领

脉分上中下,浮沉迟数衡,

有力与无力,虚实自然明,

大小兼长短,阴阳盛衰情,

二十八脉象,堪为学者绳。(《医理真传·卷一》)

         脉之一途,临床上千变万化,郑钦安总在这阴阳两字上求之,其要不出浮、沉、迟、数,有力与无力耳,可谓是切脉之准绳。李时珍《濒湖脉学》之二十八脉,虽说繁冗,然逐步以言病,亦大费苦心,初学原不可少,此特明其要。但其要义者,脉之中已分出阴阳两法来。

(2)切脉之要义

        郑钦安之苦口婆之,再而三的阐述切脉之要义,意在引学者而入阴阳两大法门也。故而他说:

切脉一事,前贤无非借寸口动脉,以决人身气血之盛衰耳。

        盛者气之盈,脉动有力,如洪、大、长、实、浮、紧、数之类,皆为太过、为有余、为火旺,火旺则阴必亏,用药即当平其有余之气,以协于和平。

        衰者气之缩,如迟、微、沉、细、濡、弱、短、小之类,皆为不及、为不足、为火虚,火虚则水必盛,用药即当助其不足之气,以协于和平。

只此两法,为切脉用药至简至便至当不易之总口诀也。(《医理真传·卷四》)

(3)切脉之内涵

        后世之切脉一事,多依《内经》寸口分属脏腑之法,甚为繁杂,郑钦安则指出阴阳合一之道,实在是点石成金之法也。他说道:

        前人于寸口之动脉,以三指按之,分出上、中、下,是将一气分为三气,三气即天、地、水,分而为三,合而为一。又于三部,而分出浮、中、沉,合三三如九之数,亦有至理,法亦可从,不得为错。其意欲借此以穷人身在上、在中、在下之脏腑、经络,以决人之疾病,可按法而治之,实属大费苦心。

夫人身立命,本乾元一气,落于坤宫,二气合一,化生六子,分布上、中、下,虽有定位,却是死机,全凭这一团真气运行,周流不已。天开于子,人身这一团真气,即从子时发动,自下而中而上,上极复返于下,由上而中而下,循环出入,人之性命赖焉。切脉一事,无非定这一点气盛衰耳。

        左手属三阳,三阳用事,阳在外,而阴在内,当以立极之离(?)卦形之。右手属三阴,三阴用事,以阴在上而阳在下,当以立极之坎(?)卦喻之。脉体左手当以浮分取三阳,沉分取三阴,右手当以浮分取三阴,沉分取三阳,庶与气机出阴入阳,出阳入阴之理相合,亦不致将一元分作二道看也。(《医理真传·卷四》)

(4)切脉之要诀

        夫脉者,气与血浑而为一者也。其要在寸口,其妙在散于周身,随邪之浅深、脏腑之盛衰,人性之刚柔、身体之长短、肌肉之肥瘦、老幼男女之不同,变化万端。

        其纲在浮、沉、迟、数,其妙在有神、无神。有神无神者,即盈缩机关,内外秘决。

浮、洪、长、大、数、实,皆为盈,为有余之候,果病情相符,则为脉与病合,当从有余立法施治。

沉、迟、细、微、虚、弱,皆为缩,为不足,果病情相符,则为脉与病合,当照不足立法施治。

        余恒曰:一盈一缩,即阴阳旨归,万病绳墨,切脉知此,便易进步,便易认证,庶不为脉所囿矣。(《医法圆通·卷三》)

         《内经》称切脉为“巧”字,《难经》解释为:“切而知之谓之巧”。巧字原意为技能、技艺,说明切脉一事乃为一精巧之技艺也。

8.四诊临证之要诀

        “神圣工巧”(《内经》)四诊阳虚证之辨识要诀,郑钦安总是从阴阳两法则求之,可谓是大道至简,而由繁至简者,则方为上工。故此,郑钦安总结说道:

       溯治病之要,望色以有神无神,定气之盛衰;闻声以微厉,判气之盈缩;问病以饮热饮冷,知气之偏盛;切脉以有力无力,知气之虚实。

以此推求,万病都是一个气字,以盛、衰两字判之便了,即以一气分为三气,以定上、中、下之盛衰,亦可。(《医理真传·卷四》)

而切脉一事,巧字在灵性,故而郑钦安则:以余拙见,有力无力尽之矣。不必多求。

9.认病症捷要总诀

        郑钦安认病症之要诀,仍不出辨识阴证阳证之两大法门。阴证者,阳虚也;阳证者,阴虚也。诸病症如此。

(1)发热类

阳证者:发热而身疼者,外感也。发热而身不疼,饱闷吞酸者,内伤于食也。发热身疼,不恶寒,舌黄而饮冷者,热伤于里也。小儿发热,气粗口热者,表里俱病,内有热也。

阴证者:发热身疼,恶寒,口不渴者,邪入少阴也。素禀不足,无故身大热,舌青欲饮极热者,元阳外越也,亦有口不渴者,皆同。发热出气微温,而口不热,小便清长,大便不实,素有疾者,元气不固也。

(2)疟疾

阳证者:寒热往来而有定候者,真疟也。一日一发而在上半日者,邪在三阳为病也。二日一发者,病深一层也。单热无寒,渴饮冷不休者,病在阳明也。饱闷不舒,而发寒热者,食疟也。

阴证者:一日一发而在下半日者,邪在三阴为病也。单寒无热,欲饮热者,病在太阴也。先吐清水,而后发寒热,欲饮极热汤者,脾阳外越,似疟而实非疟也。

(3)鼓胀

阴证者:单腹胀而四肢不胀,舌青欲饮热者,阴邪伏于中而闭塞清道也。单四肢胀,而腹不胀者,脾阳不固,发散于四末也。有周身鼓胀,不渴不欲食者,元气涣散也。有胀而皮色如血者,阴乘于上而作也。有胀而皮色如水晶,内无他病者,水气散于皮肤也。

就郑钦安看来,彭胀者,阴证多而阳证少。

(4)积聚

阳证者:腹中有块,无拘左右,痛而始有形,不痛而即无形者,瘕症也。不痛而亦有形,按之不移者,癥病也。有嗳腐,大便极臭,而腹中有块者,宿食积聚也。手不可近者,阳之积聚。由于气不活而血壅甚也。

阴证者:有痰涎不止,腹中累累觉痛,作水声者,痰湿积聚也。有小腹硬满,小便不利者,血积聚于下焦也。总之喜揉按者,阴之积聚,由于阳不化阴也。

(5)痰饮

痰饮者,水湿之别名也。脾无湿不生痰,水道清则饮不作。

阳证者:痰黄而胶,喜生冷者,火旺而津枯也。痰臭、痰吐如丝不断,痰结如砂石者,皆由于阴亏火旺。

阴证者:痰清而不胶者,胃阳不足以行水也。痰白、痰青、痰咸,皆由于阳不足。

(6)咳嗽

阳证者:咳而兼发热身疼者,外感也。咳而不发热身痛,饱闷嗳腐臭者,饮食为病也,亦间有发热者。咳而口干喜冷饮,二便不利者,肺为火逼也。干咳而无痰者,肺燥血虚也。

阴证者:咳而身大热,喜极热汤,唇舌青白者,元阳外越,阴气上干清道也。咳而身如瓮中,欲饮热者,肺为寒痰闭塞也。咳而痰水如泉涌者,脾阳不运也。

(7)喘

阴证者:喘而发热、身疼者,寒邪闭塞肺窍也。喘而不发热、身疼,舌青、二便自利者,元气上腾也。喘而身大热,面赤如硃,口不渴,唇、舌青、白者,元阳外越也。

(8)呕吐

阳证者:呕吐水谷,尚欲饮冷者,热隔于中也。

阴证者:呕吐而欲饮极热者,寒隔于中也。呕吐身热头痛者,挟外感也。呕吐身大热而无外感,尚欲饮热者,脾阳外越也。凡吐症发热者多,因吐气机向外,故身亦发热,以身不痛为据。

(9)霍乱

阴证者:腹痛吐、泻交加,而欲饮水者,热隔于中,阻其阴、阳交通之机也。吐、泻交加而欲饮热者,寒隔于中,阻其阴、阳交通之机也。

(10)呃逆

阳证者:呃逆来饮水即止者,胃火上冲也。

阴证者:呃逆来而欲极热饮者,阴邪上干清道也。

(11)痢症

阳证者:痢症不拘赤、白,舌黄、脉有神者,燥热为病也。若大热、舌黄,饮冷不休,日数十次者,胃热极也。痢疾初起,发热身疼脉浮者,外感也。

阴证者:痢症红、白,脉无神而口不渴者,下焦阳衰,不能化下焦之精血也。痢症红、白,身大热而渴饮极热,或不渴而舌青滑者,元阳外越,而内无阳以化肠胃中之精血也。

(12)头痛

阴证者:头痛如裂,身无他苦,舌青、不渴,或身大热,或脉劲者,此皆元阳外越,暴脱之候,切忌发散,法宜收纳。头痛、身热、颈、背强痛者,风寒袭于太阳也。

(13)耳、目、口、鼻、唇、齿、喉

阳证者:各部肿痛,或发热,或不发热,脉息有神,舌黄、饮冷,二便短赤,精神饮食一切不衰者,气有余之症也。

阴证者:各部肿痛,或发热,或不发热,脉息无神,脉浮大而空,或坚劲如石,唇、口、舌青白,津液满口,喜极热汤,二便自利,间有小便赤者,此皆为气不足之症,虽现肿痛火形,皆为阴盛逼阳之证候。

(14)心痛

阳证者:心中气痛,面赤、舌黄、欲饮冷者,热邪犯于心包也。

阴证者:心中气痛,面青、肢冷、舌滑、不渴者,寒邪直犯于心君,由君火衰极也。

(15)胸、腹、胁、背、腰、肘、胯、膝,痛、肿

阳证者:各部肿与痛,而不喜手按者,或发热,或不发热,恶寒喜热,舌黄、便赤、脉息有神,乃为气血壅滞,皆有余之候。

阴证者:各部或肿或痛,而喜手按者,或发热,或不发热,舌青喜热饮,二便清长,脉息无神,人困极者,乃阳衰不能运行,皆为不足之候。

(16)二便病

阳证者:二便不利,腹胀、烦躁、舌黄、饮冷,脉息有神者,乃阳邪闭结也。

阴证者:二便不利,腹不满,人安静,口不渴,喜卧,脉息无神,舌青滑者,阴邪闭于下,由阳不足,不能化阴也。

(17)辨认脉法

气有余:所现浮、洪、长、大、实、数、紧之类。

气不足:所现沉、迟、细、微、虚、短、涩之类。

(18)辨认诸症法

气有余:所现脉息、声音、面色、饮食、起居,一切有神。

气不足:所现脉息、声音、面色、饮食、起居,一切无神。

(19)辨认疮法

气有余:所现红肿、高凸、痛甚、烦躁,人有神者,痈也。

气不足:所现皮色如常漫肿,不痛,人无神者,疽也。

(20)辨认痘法

气有余:所现痘色紫红,或夹斑疹,顶焦、唇红、便闭之类。

气不足:所现痘疮灰、陷、平塌、寒战、唇口青白、便利之类。

(21)辨认目疾法

气有余:所现红肿、痛胀、眵翳、障雾、赤脉、泪多、烦躁之类。

气不足:所现痛胀不甚,翳雾障膜虽多,不觉大苦之类。

(22)辨色法

气有余:所现色紫红,口唇如硃,烦躁不宁。色不合病,舍色从病。

气不足:所现色滞暗,青白无神,唇口嘿青。病不合色,卒闭须知。

(23)辨舌法

气有余:所现舌黄、干白、紫红、黑黄、纯干黑,烦躁,饮冷。

气不足:所现舌青滑,润黄、黑润、干黑色,或青中带黄,或黄中带白,黑而润,津液满口,其人安静,而喜热饮之类。

(24)辨口气

气有余:所现气粗,气出蒸手,出言厉壮之类。

气不足:所现气微、气短、气冷,出言微细之类。

(25)辨口流涎水

气有余:所现流涎不止,口热,思水饮者,胃火也。

气不足:所现流涎不止,口冷,思热汤者,胃寒也。

(26)辨二便

气有余:所现尿短赤、黄、红、粪鞕、羊矢、极臭、极黄之类。

气不足:所现尿清长,间有黄者,粪溏、色白、色青之类。

(27)辨皮毛肌肤

气有余:所现皮干枯、皮粗、毛干枯、肌肤燥痒之类。

气不足:所现皮肉光润、毛泽,肌肤虽瘦,无燥痒之形。

(28)辨饮食

气有余:所现食多易消,善饥,喜饮汤水。

气不足:所现食少难消,反饱,喜硬食物。

(29)辨起居性情

气有余:所现身轻,喜动游,怒骂,喜笑、狂叫之类。

气不足:所现身重,嗜卧,不言不语,愁闷忧思之类。

        吾愿天下医生,切切不可见头治头,见肿治肿,凡遇一症,务将阴、阳、虚、实辨清,用药方不错误。(《医理真传·卷四》)


《中医火神派三字经》  

《中医火神派三字经》之一

 

胡元罴  原著  傅文录 转载
宇宙始,本混沌。昔盘古①,辟洪荒。
足为地,首为天。女娲出②,始有生。
人繁殖,靠自然。华夏国,三皇扩③。
神农氏,农耕作。尝百草,知医药。


数千年,中医畅。炎黄孙,繁衍昌。
中医理,深而博。火神派①,富开拓。
百余年②,苦求索。重姜附,驱病魔。
效果显,跃医林。广发扬,重继承。
郑钦安①,生蜀川。师名儒,刘止唐。
习《经易》②,谙《伤寒》③。悟经典,采众长。
起沉疴,桂附姜。声名冠,云贵川。
《医理传》,《医法圆》,《恒论》出,三书全。
位宗师,火神创。


传弟子,卢铸之①。钦安理,广发扬。
人立命,火立极。治立法,火消阴②。
中医根,是扶阳。
阳为主①,阴为从。是扶阳,核心观。
设医馆②,薪火传。书《讲记》③,彰扶阳。
卢火神,代代传④。

 

吴佩衡①,名“附子”。承火神,响云南。
医公会,理事长。促发展,《国医刊》。
办学院,桃李广。火神众,龙虎藏。
唐步祺②,范中林。刘民叔,补晓岚。

 

有祝陈①,结师徒。祝味菊,擅乌附。
撰《质难》,传道录。六经病,创五段。
“阴有余,阳不足”。重扶阳,一脉传。


今之辈,益盛昌。李可老①,私淑②榜。
医术精,德高尚。闵人心,解人难。
无贵贱,视同仁。挽濒危,“救心汤”。

 

张存悌①,出沈阳。火神理,力宣扬。
著《探讨》,广受赞。《医案解》,评拆当。
著述丰,医道彰。名医众,难书详。
扶阳学,须众襄。


火神派,根源深。古《周易》,天道明。
乾为天,坤为地。乾为阳,坤为阴。
有尊卑,乾坤定。
《内经》载:生之本,于阴阳①,本自然。
阳气者,若天日,失其所,寿不彰②。


张仲景,著《伤寒》。扶阳气,早主张。
姜桂附,多方藏①。火神根,源《伤寒》。
继先辈,要发展。崇阳气,重附姜。
振国医,救危笃。除病痛,创新途。
勇举旗,破医俗。响医林,闪明珠。
火神兴,子孙福。


自古传,有阴阳。阳为主,阴为从①。
人立命,根在阳②。阳气旺,脏腑安。

 

阳气损,体不强。
凡医病,多顾阳。欲身健,首扶阳。

 

正气存,邪不干①,邪能扰,阳必殃。
六淫浸②,七情伤③。食无节,过劳烦。
百病生,首伤阳。


火神派,治病法。重扶阳,祛阴障。
宁温补①,勿寒凉。千牢记,万勿忘。

 

 

《中医火神派三字经》之二
阴阳明①,简驭繁。一纲举,众目张。
判万痛,识阴阳。重实据,有辨决②。
舌青淡,口含津。无渴饮,嗜热汤。
人倦卧,无精神,声息短,少气言。
二便利,脉微沉。十要点,阳虚显。


舌黄燥,苔枯槁。渴饮冷,神烦躁。
脉有神,赤黄尿。阴虚证,识决窍。
见阴证,阳光照①。见阳证,火阴消②。
阳虚者,阴必盛。阳过虚,阴必旺①。
阳浮越②,阴格阳。虚火浮,假热寒。
头面火,五官疮。虽肿痛,脉浮空。
唇舌青,苔滑润。津满口,喜热饮③。
若滋阴,雪加霜。若降火,火立亡。


真阳虚,火假象。查实据,识阴阳。
潜阳丹①,钦安创,加封髓②,效果良。
火上浮,虚外越。机理同,形有别。
火上浮,病头面③。虚外越,偏全身④。


久病体,素不足,用药误,午后殊,
汗吐泻,阳渐狐。外热假,内寒宿。
不细察,实热误。虚火旺,实阴著①。

 

病至深,将脱阳,阴阳离,入膏肓。
现外热,内真寒。外假热,内真寒。
病形杂,辨决帮。观神色,舌脉象,
察体态,口气详,问二便,知热寒。
郑氏传,真机藏:舌不绛,苔不黄,
口不渴,不思凉。口气平,二便常①。
余不究,俱虚阳。为医者,急回阳。
重姜附,勿迟怅。四逆辈,回阳饮。
速速投,生可望。

 

有血症①,世人称,多因火,血妄行。
郑钦安,有独见,咯吐衄,崩漏经,
阳虚致,八九成,血失统,经外行。
要血止,用温阳。据要决,勿施凉。


火神派,用附子,剂量大,需胆识。
量大小,病情定,药性焊,手中缰。
小五钱①,大五两,阳不复,不收场。
急救逆,缓扶阳,命门暖,火归原。
火神医,举姜附,胆要大,心不粗。
用开水,先煎附,两时后,再试毒②。
辛麻去,他药入,此常法,载于书。
若危急,草附姜,齐入汤,火宜旺。
频频喂,小口灌,认证准,放大胆。


四逆汤,主回阳①补火种,第一方②,
仲景定,少阴寒③火神派,用之常。


诸阳虚,皆可尝,既回逆,又扶阳。
功效多,用途广,治百病①,适加减。
“圆通”列,二十三②,知其妙,一反三③

 

火神派,中医道。阴阳理,要光大①。
中医理,勿西化②。求古训,深析研。
任务重,路途远,多读书,理细玩③。
勤实践,心悬患④,人生死,于反掌。
众名医,甘作梯,多培养,后来人。


 
海红仙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